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

人生三壺茶

午後得閒,頗感孤寂。便坐茶几前,手撫紫砂壺,放幾葉鮮鮮的茶入壺中,沏上水,望著茶葉在壺中上下沉浮,葉片慢慢的舒展,頃刻間一縷淡淡的氤氳裊裊升騰,清香瀰漫整間陋室,心中便萌生出一種愜意,悠悠的思緒隨著雲卷雲舒的綠葉和芬芳飄向了遠方。
  
茶如人,人亦若茶。泡茶與做人一樣,也是一門學問,深諳此道的人每次在品茶前,先淨手,然後拿出自己喜愛的茶具,揀幾片喜歡喝的茶葉,燒一壺滾燙的水,很虔誠的將水慢慢的倒入壺中,當茶葉在壺中上下翻滾,葉子漂起來,沉下去,這時將茶水過濾後倒入杯中,這杯茶不喝而是用來洗杯。第二壺,加熱,倒入杯,這一杯即使冒著有燙嘴的危險,也會急不可耐的喝下去,因為這一口味道是最甘洌、最濃香,也是最純正的。俗話說:“茶喝三口,勝似神仙。”第二口下去是細細品,第三口就是純粹的享受了。

芸芸眾生之中,人這一輩不知要經歷多少事,相遇多少人,先是兒時的伙伴,爾後便有了同學,等走向了社會又有了同事,人無論處在哪個時期,因擁有了些朋友,人生才不會感到寂寞,這就像人生的第一壺茶,雖然味道芳香,但未經歲月的淘洗和沈淀,你是不會開懷暢飲去,只是用來思索和探求。

人生步入中年,你的事業也步入了頂峰時期,這時的你一定會意氣風發,春風滿面,身邊不乏高朋滿座,朋友遍天下,但花無百日紅,人有旦夕禍福,天有不測風雲,因一場變故使你的人生跌到了低谷,任憑你如何力挽狂瀾也於事無補,過去那些圍著你轉的,一個個惟利是圖棄你而去,這時你會倍感世事滄桑,世態悲涼,但靜下心來仔細一盤點,很慶幸。呵!還有幾個鐵桿與你肝膽相照,不離不棄,這幾個人便是你的摯友;在你困惑時有位高人為你指點迷津,引領你的思想奔向一個更高的境界,達到人生彼岸的另一端,這位高人便成了你的良師,沉沉浮浮使你對人生有了更多的感悟,這既是人生的第二壺茶,這壺茶,或甜,或苦,因你有了這些良師摯友,有了這些坎坷的經歷,更成熟,更睿智了,喝起這杯茶才能品出茶的純正和甘冽。茶是香的,你端著茶杯,仔細的把玩,細細的品味,慢慢的嚥下,心中感慨:人生有幾摯友,足矣!

記得許多年前,看過一部電視劇,片名和劇中情節已記不大清楚了,但其中一組鏡頭至今記憶猶新,劇中的男女主人公促漆席地而坐,一套茶具置其中,男的侃侃而談,女的在傾心聆聽時,不忘頻頻沏茶。幽幽的環境,優雅的女人,輕柔的音樂隱隱約約彌盪在整個房間,整個畫面是那麼的浪漫、靜謐、溫馨,真是美到了極致,震撼人心!一對知己,在一起不需更多的道具,只需清茶一壺,只需娓娓道來,只需傾心聆聽,彼此間便有了默契。或許因某種人生觀點在心靈上產生了共鳴,或許因某種獨到的見解令人頓悟,抑或許因苦悶,需要傾訴。我想不論是何種原因,在彼此的心靈上一定會感動著、溫暖著,這便是人生第三壺茶。知音,似乎是人們心底最真切的呼喚,為什麼曹操、子期、荊軻如此在乎知音?

一個人倘若不逢知音,一輩子也就像是在黑暗中等待。身為丞相之子,御前侍衛的納蘭性德又是多麼寂寞,最可悲的是人們只知納蘭性德寡歡,卻無人知其悲。沒有知音相伴,納蘭性德只能獨自在鬱鬱中聽落花之音。
  
人生有了知己,是何其快樂。蘇軾與朝雲便是這樣,朝雲一介女流,位居侍妾,卻始終被蘇軾視為知己。有一次,當蘇軾問他肚子裡裝的是什麼,眾人有恭維學問,才華……只有朝雲說,他肚子裡裝的一肚子不合時宜。蘇軾喟然長嘆道:“知我者,朝雲也。”於是,無論貶謫何處,有朝雲陪伴,蘇軾這位曠世奇才不再孤獨,不再寂寞,朝雲這個知音,溫暖著蘇軾不平的一生。
  
茶若人,人亦若茶。在浮浮沉沉中能求得良師摯友是件幸事;高山流水,便是人生最高的追求!

家居設計backpacklove tudou

2010年6月13日星期日

走筆之貧女

捏著筆,沉思很久,怎麼也不敢輕易下筆。這之前,我並不畏懼什麼。這也彷彿成了我的最大的磨難,我害怕極了,心裡也沒有底了,故顯得徘徊了。一個自稱的書生,用筆該如何記錄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又平添了幾許憂愁了。曾經我作過的文章《芳草存古香》《芳草香滿路》算是對女性的記錄,我只是把它當作是一種懷念。在那群美化的女性身上,曾透露著底蘊積下的鋒芒。這一次,我寫的是貧女。

有時候,我就在想:自己在文字裡起的作用,是個載體或是中介,將身邊的人或事講給更多的人聽,或動聽或感傷或辛酸或美麗,文字成了轉換的工具,我只是在記錄著些言語和文字罷了。
  
一童眼裡含的淚花
  
她對我說:

自己曾經以為永遠生活在幸福的家庭裡,睜開眼就是所要的幸福,可以依靠在母親的肩頭吐露些天真的童言,偎依在父親的懷抱裡撒嬌,舞著網兜去捕捉飛翔的彩蝶,逆風讓風車轉的更強烈,陽光下不斷扯動升騰的風箏,坐在小凳上傻傻地看母親的勞作,悄悄收藏一張張明亮泛光的糖紙,騎在父親的脖子上胡亂地喊叫,可以……美麗的記憶和童年在九歲那年就有了界限,也有了終結。在九歲那年,自己的世界變得陌生了,幼稚的眼裡含的是心酸的淚花。

九歲那年,父親去了遙遠的地方,再也回不來了。母親說那是天堂是個天國。我清楚的知道:父親永久的長眠在地下了,他再有回不來了。一個九歲的娃,瘦弱的肩上能承擔什麼,時常走如煙火味很濃的廚房,站在與自己個頭一樣高的地方,積聚著力量,進行著簡單而有復雜的工作。我的肩膀能為母親分擔什麼呢?母親說我是個懂事貼心的孩子,卻不知,母親有多少個難以入睡的夜晚,在黑暗裡獨自抽泣。我假裝睡著,母親睡後,我的淚也在滑落,輕輕地。
  
她又說:

我的眼裡含的是淚水,我卻忍著不哭。在我們這群孩子身上,我們多的就是堅強。我的生命成了一代人的延續,我清楚的知道:同樣的熱血,一樣的奔流。我想哭,卻不讓自己哭出來,我要哭,就找個地方一個人痛快的哭出來。
  
二隻手撐起的藍天
  
她還說:

母親成了我最愛最愛的人,也是最愛最愛我的人。母親的肩上一直有著責任和重負,也一直是掙扎著的。母親的腿在那次事故後就不靈便了,她吃的苦比常人多,她受的罪比常人重。在母親羸弱的軀體上,透露著無比的堅強和韌力。在輾轉的十數個春秋,她是歲月裡最堅強的女人,她是我最可愛最美麗的母親。

踏著朝露,母親蹣跚著下地了,她只是扛著工具,她的腿連車子也蹬不成了。母親的腿痛著疼著已經十幾年了。再回家時,星月滿天了。那一段遠路,耗費了母親太多的時間和經歷。母親拖著疲倦的步子回家,我在學校也幫不上什麼忙。我就在想:放的假期長點就好了,我可以幫母親分憂了。母親說我是很懂事的孩子,我的心痛著也樂著,對於母親,她在我的身上總是看出希望來,我竭盡全力不讓母親失望。

母親,一個人撐起了一個家庭,一隻手撐起了一片天空。作為她的孩子,我無比的驕傲,作為我的母親,她同樣是自豪的。母親,為我撐起了一片天空,我就在這裡飛翔。我知道:一切母親的作為都是稱作的愛的力量。母親的愛,點點滴滴絲絲縷縷的匯聚在一起,成了江河,成了海。母親的的經歷的心酸,我知道的又有多少呢?
  
三化蝶
  
她接著說:

高考後,我拿上了本科的通知書,母親的臉上有了難得的微笑,我本想說:母親,女兒已經盡全力了,我不必說,母親是懂得的。我最喜歡那句話:天空沒有我的影子,因為我已經飛過。我是從窮困裡走出的孩子,我更懂得珍惜和擁有。

我飛走了,離開了家鄉,也離開了母親。我注定是離家不遠的人了,我有太多對母親的牽掛和眷戀。學堂上,我望著虛空,就想起母親來。天涼了,母親的腿還痛嗎?風起了,母親在忙些什麼?雨下了,母親還在路上蹣跚嗎?我的心不能平靜,我有太多的想法。

我乘著母親給於的翅膀去飛翔,遠離了母親,我的心一直停留在母親的身邊。母親,您的苦日子就要到頭了,女兒就要獨立了。我用一生來報答您的愛,母親,有一天,您的心能與我一起去飛翔。
  
四情深深幾許
  
她最後說:

大愛無聲也無言,再多的言辭也無法詮釋。我與母親之間的情愛像是浩瀚的長空一樣廣闊,是無法丈量的。情深,深幾許,連我都不知道也說不清楚。這樣的文字的吐露僅是情愛的千萬分之一。倘若我有重新的機會去選擇降臨人間,我依舊選在這個家庭,我無怨也無悔。這就是我知道的愛,在今生今世也不曾改變。
  
後記:她的話完了,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。我有想哭,只是沒有了眼淚。母親。像母親一樣的母親,我就這樣罷筆了。

2010年6月1日星期二

一路為家

習慣了漂泊流浪生活的一家三口,女兒,妻子和我終於有了著落,得以暫住在一戶地道的農家。小院裡沒有其它特別的東西,一切的佈局很古樸,洋溢著典型的鄉村氣息。除了寧靜便只有祥和,我心中的石頭終於有著地的感覺了。
  窗前是一棵吐露新綠的楊柳。那綴滿濃濃生氣的枝條在柔醉的春風中盡情的舒展,宛如女兒纖纖的小手不停的揮動。很有靈性般守護著整個院子。其餘的便是隨處而生隨處可見的花、草,鋪秀了院子的每一個小角落,不留下任何的空白。乍一看,滿眼綠意。仔細欣賞,綠中帶紅帶黃,那是各色的野花在競放。它們搖曳著身姿,散發著鄉村特有的野香味,嗅到鼻間,很愜意很舒適。雨後初晴,夕陽西下,一切溢著紅澤。空氣潮潤潤的,攜著花香掀開門簾闖到屋裡,卻又把它丟下。這難道是拋棄麼,我不這樣認為。我想要挽留,卻來不及了,只能安慰那被丟下的花香。籬笆外,妻子種下的菜花,煞是好看,放眼望去,一片金黃。我突然就有一種感覺,你真的很美。
女兒在認真的畫畫,時而抬頭望向窗外,找尋靈感,時而低眉冥想,疾筆速描。我則在一旁整理昨日未完的稿件。父女倆對坐在書桌邊,彼此很安靜。只有紙張被翻弄的聲音,這屋子便顯得更靜。陽光穿過雕花的窗把楊柳的倩影斑駁在泛黃的牆壁上,婆娑生姿,整個屋子就顯得很亮堂。那楊柳好像耐不住這安靜,誤認為是一種寂寞,不停的舞動。女兒和我依舊忙著各自心愛的東西,仔細品味著各自心中的那份美。
我們有時候,就是這樣,總在忍受中傻傻的活著。
不知何時,院子里傳來幾聲鳥的鳴叫。瞬間洞穿了這份難得的安靜,感覺異常的親切。好像曾經在某個地方經常聽到,卻又感覺好久沒有聽到。好像聽起來很陌生,仔細聽聽卻又很熟悉。我側身望向窗外開始尋覓,兩個小生靈正在柳條間歡快的跳動。多可愛啊,我的心不由一驚。
兩個小生靈時而縱聲歌唱,時而靠在一起彼此私語,說著我們不能明白的悄悄話。永遠都不能明白。印象裡,自從來到這個地方是不曾聽到這種聲音的,怎麼感覺,怎麼今天會……由熟悉到陌生,再由陌生到熟悉,記憶裡才得出這樣的結論。這兩個小生靈是家鄉特有的百靈。是的,是家鄉才會有的百靈。怎麼,難道它們也開始了流浪漂泊的生活?莫非,它們也跟隨我們遷居了?也許是吧,但我寧願不是。其實,在家鄉就已經很久沒有聽到它們的聲音了。出乎我的意料,居然在這里相逢。我怎能不欣喜呢?
那歌聲真的很親切,我的心底溢滿了愛意。放下手中的筆,靜靜聆聽歸宿的天籟。就像自己已經回到了那個離別多年的家鄉,那個在夢裡找尋歸宿之地的家鄉。一種幸福從心底湧出,就真的感到好幸福好幸福。任那歌聲打破這沉靜,任那歌聲敲開記憶的缺口,我就是喜歡這種感覺。女兒好像沒有在意,依舊在描繪她心中最美的藍圖。
我想,我一定是沉醉了。兩個小生靈歡快極了。它們從這條枝椏蹦到了那條枝椏,很快又蹦到了另一條枝椏。有時還會在柔條上蕩起鞦韆,找尋最綠最美的嫩芽。小生靈舞動著潔白肅靜的翅羽如兩葉小舟在春風中蕩漾。忽然,它們安靜下來,閃著靈動的明眸洞察著身邊的一切,很快又活潑下來。不知此刻女兒能否明白我的心思,那種幸福感從心底升起,在整個身體裡慢慢浸透。我想,這就是生活。總之,這一刻她和我一樣,欣賞著窗外最美的景。彼此之間依舊沉默沉默。
時間在紛飛的思緒裡匆匆逝去。也許是兩個小生靈累了吧!也許是兩個小生靈渴了吧。一轉眼它們已飛到了路旁的小水溝。那小水溝裡蓄滿了昨夜的雨水。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紅彤彤的影,很澄很澈。呵,它們正津津有味的喝著美酒。我的心驀地一陣害怕,怕它們會就此離開。但我承認,這不是一種純粹的自私。
  我想,我一定是沉醉了。不知何時,女兒離開了,意外的出現在我的視野裡。她的小手正端著一小小的瓷花碗,裡面盛滿了清清的水。女兒小心的邁著步子,慢慢的接近兩個小生靈。我瞬間被感動了。我本想叫住女兒,卻不知所措,終於沒有開口。女兒根本就不知道,兩個小生靈和我們是同鄉,也不知道小生靈是不會接受她給的清水,她給的善良。我想,原因很簡單,就因為女兒是一個人。它們怕的不是女兒,而是人。無辜的小生靈,無辜的女兒。只見女兒把小花碗平穩的放在石階上,然後直起身來向兩個小生靈招手。真的很天真是吧!餵,過來喝水。我完全預料到女兒這樣做的後果,那兩個小生靈一下子飛走了。我著急的從屋子裡跑出,女兒詫異,迷惑不解的看著我。我們一起望著兩個小生靈漸漸遠去,它們即將與泛紅的天邊融為一體。別了。它們走了,飛走了。想要離開的東西,注定是留不住的。女兒,這不是你的錯啊!
它們一邊飛,一邊叫,不知在講些什麼。女兒此刻一定會有好多的問號,為什麼它們喜歡喝雨水,為什麼它們不喝我給的水,為什麼它們要飛走……。女兒的眼睛裡噙滿淚水,是無辜的委屈。我無可奈何。我自認為不能如實回答女兒,這樣未免太殘忍了。那一刻夕陽很溫柔的撫摸著大地,天空一片空明的澄淨。好久,我才回答,它們喝飽了就回家。
我真的不忍心讓女兒如此幼小的心靈承受如此沉重的宗罪,是她把兩個小生靈嚇走了,是我們毀了它們的家園,它們永遠不會回家了。我就在想,我們究竟做了些什麼事。啊?女兒又問,爸爸,我們什麼時候回家啊。我啞然了,徹底無語了。我沒有想到女兒會問這樣的問題,我感覺我愧對這兩個字,爸爸。驀然有什麼東西沖撞了那道心靈的傷疤,一種隱痛。也許,我們一家三口會如那遠飛的小生靈,過上永世漂泊的生活。四處為家,一路為家,卻沒有真正的家。我知道,每個孩子都想要一個家,然而我不能。夕陽,我在進行著生平最為艱難的回答。我只能這樣說,我們很快就會回的。我哽咽了,至於多快,我也不知道。一年?兩年?五年?還是?慶幸的事是,女兒沒有繼續追問。也許,我們一家真的會一路為家,直到老去。無論如何我欺騙了女兒,一直在欺騙。我感覺女兒已經不再是那個小小的女孩了,她已經長大了。歉疚。菜花的金黃依舊,女兒終於落淚了,她一定是想起了她的媽媽。我的心一陣刀割,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會到頭。
夕陽還是落下去了,深埋在地平線上的叢林裡。只剩下幾抹紅暈在天邊放映。回到屋裡,我才發現,女兒已經把那一瞬間定格成了永恆。畫面上的一切很樸實很真實。不過,我總覺得,缺少了什麼。我毅然拿起畫筆,女兒就出現了。她的小手輕輕的端著青瓷花碗,兩個小生靈正津津有味的喝著。女兒笑了,很天真,甜甜的。仔細看看,兀的生出一種感動。我本想把自己也擱上的,還是算了吧!我不想打亂女兒心中的那份美。真的很美。
夜晚,女兒突然問我,它們到家了嗎。我說,應該到了吧!女兒這才安心的睡去。沉沉的夜,沉沉的月。她依舊沒有追問,我們到家了嗎。也許她已經看出了,作為一個父親的軟弱之處。我思考著,下一站會在哪裡,我們的家又會在哪裡。我給不來的幸福。女兒,是爸爸對不起你。無論如何,那一夜我失眠了。眼角濕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