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4月7日星期三

春花亂夢

水面桃花,涓流細語,在某個暖暖午後的明媚裡,交織著碎雨點滴,漫步在粘膩的場景中,誰人說那不是道浪漫風景?蜷縮在往事的肩頭,看慣了時間流離,竟恍惚了光陰消逝。眨眼的瞬間,已匆匆走過了紛擾世事,瞥見了綿延桑田,卻仍丟失不掉心底最初的記憶。想起,依然恬美,依然獨好!
  
一、眼淚這麼近,愛卻……
  
離開鄉土在外漂泊的兩年裡,每每夜色低垂的時候,總有一些畫面在眼前流轉而過。曾經,我記得稚氣地對爸媽說,我要他們幸福。可如今,父母肥碩矯健的身姿卻日漸嬌小瘦弱,每見,我就無比愧疚。 “絲絲白髮兒女債,道道深紋歲月痕”,轉載二十五年了,我已經逐漸長大,生活已初步獨立,然而心底的努力從未停歇,因為雙親的絲絲白髮,道道深紋,而我能為他們付出的確是那麼的有限。
  
我生長在黃土高原,逢雨季的時候,門前有泥濘不堪的小路,即是晴日,也是南高北低的道痕。但對我,那是值得思念與珍藏的記憶碎片。因為有了這些事物的存在,我享受過父親脊背的溫暖,品嚐過一個男人背上睡著的幸福,親歷過與母親大手牽小手的喜悅,蒙受過與母親挽著胳膊齊肩並腳前行的歡樂,體驗過大學假期的時候,雙親在國道兩邊凝神注視,或是相別,或是相迎的知足。
  
暖暖的觸動心田的是感激,默默的滑逝臉龐的是淚水,顫微的回味在往昔。有時問自己,愛是什麼?是容忍、慈祥、不嫉妒、不誇張、不自大、不動怒、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……僅此而已嗎?我想是遠遠不夠的!
  
當母親那天打電話告訴我:我找到一份工作,中午十二點前下班就算一天。心被狠狠的撞擊了,有些話想說,卻被咽回:媽,你可知道,你五十歲了,那樣繁重的工作你可否扛得起?媽,你可知道,你是女人,很多婦女在你這個年紀已經清閒?媽,你可知道,你有女兒,即使現在談不上可以讓你生活舒心,因為女兒還沒有完成自己的使命讓你徹底放心!但我沒有放棄,我只想找個人像我愛你一樣愛著我們!
  
當父親那天給我打電話說:女兒,好久都沒有理我了,今天終於聽到你的聲音了,這些日子是我哪裡做錯讓你生氣了嗎?淚水再一次落下來:爸,你們這麼呵護我,哪裡會有錯啊,我最近太忙了,一時竟忙亂了時間……這句搪塞之詞說出口,雖然還沒等自己意識到不妥,父親已接出下句:那我先不打擾你工作了,回頭我們有空再說,記得該吃的吃,該穿的穿,該花的錢別省,我和你媽都好好的!一時竟語噎。
  
父母在,不遠遊,遊必有方。而我,卻是渾渾噩噩的隨波逐流,放棄在他們身邊生活而選擇遠方,放棄安穩而逐夢江南。兩年了,我無時無刻不在思戀魂牽夢縈的家鄉,因為我們的根在那裡鑄就,我們的情在那里維系!有多少個日夜裡,想起不能讓你們安心的如今,內疚過,悔恨過,但還是倔強的堅持自己!因為你們曾言:走自己的路,找自己的夢,那才是該屬於自己的未來!也許這是你們給自己的安慰,也是我毫不愧疚接受而給自己自私的擋箭牌和托詞吧!
  
看著錢包我們的全家福,默默回想著你們年輕的容顏,假如你們可以永遠……我也許會安心很多,顧慮少很多!然而,歲月催人,我只能矛盾的將自權衡在這個暖春的季節,為夢僵持生活,思繞開心緒,綴點你們開懷!
  
二、放愛在心裡,卻言……
  
每一天睜開雙眼,晨曦中你的影子照亮我心,輕輕的溫暖,每一夜萬物寧靜,只有我的夢里四溢恬謐,緩緩的相印。不論你在哪裡,都有一個人與你心相伴,卻隔離在生活外,不管時光怎樣變遷,都會有一個人一直住在心裡,卻告別在生活裡。
  
一個人穿梭在城市,熟悉的書店,熟悉的街道,如最初我們一起走過的那樣!陌生的人群,陌生的小店,卻總是被看穿些許熟悉的味道。我畏懼這是一種思念,就習慣著讓自己的視線被高遠的天空濛蔽了,那樣我可以逃開心中那無止境的念想,那樣我可以跟朋友常言我是沒心沒肺、不懂被愛與愛的灑脫女孩,那樣我也不必迷戀很多次逃之夭夭的欺騙!
  
很痛心難過的時候,我就覺得自己像極了諾諾的女孩,可以一言不發的沉默來以靜制動,可以揮灑眼淚狂如雨來以洩傷情,可以面如死灰的暴飲來尋歡作樂……別人不懂我可以,生活上誰讓自己外在那麼堅強敦實,彷彿是一尊不容輕易動容的雕塑!只有在你這裡,可以哭,可以鬧,彷彿自然地就像自己對著鏡子的畫面而無所擔憂與顧忌!
  
翻閱你的人生履歷,追尋著你的足跡,感受著你的喜怒哀樂,並為著你的開心而開心,為著你的憂鬱而憂鬱,喜歡聽你的言談歡笑,喜歡貼近你的感覺,只是這麼傻傻的在千里之外,默默一個人承擔著兩個人的哀樂!當有一天你說你戀愛了,明明心已經痛得滴血,可是還是強顏歡笑的說著言不由衷的支持,並開導著如何把握與去愛,彷彿一切都是他們的故事!當有一天你說你們分散了,明明已經要喜極而泣了,可是還是虛與委蛇的說著真摯嗆人的遺憾,並試圖著說服如何釋懷與放手,彷彿一切就是自己演給自己的場景,可又是那麼的不真實!
  
當愛成為習慣,痛心卻不能割捨的時候,所有人都成為路上的甲乙丙丁,陌生的不相識,相識的不陌生,卻總是變不出再要疊加成的情網。也許很愛某個人,會一生一世地愛下去,等下去,直到滄桑變色,海枯石爛。可是,值得嗎?
  
三、生活用真心,故多……
  
佛說:和誰路遇和誰接踵,和誰相親和誰反目,都是命定,掙扎不出。其實世界很簡單,只是人心太複雜。其實人心也很簡單,只是利益分配很複雜。生活就像遊戲如走鋼絲繩,關鍵在把握好平衡的度,否則不是掉在左邊,就是掉在右邊,能走到終點的,都是適度平衡的優勝者,所以這是一種境界。
  
凡塵俗世中,總有許多不甘寂寞的心,會抱怨生活的平淡無奇,日子的索然無味,用心鑄錯將是淪陷自身疲於奔命,甚至是無所適從的境地,彷彿生活中自始至終總是在“不知究竟怎樣才好”的僵持中繁衍生息,漫沒了自己的方向,尋覓不到屬於自己的出路,似乎所有的精力都浪費消耗於應付環境的瞬息萬變之中不能自拔,以至沒有餘力去追逐自己的思想與主張,惶惶度日,缺乏用耳朵聽,不用心徘徊的超脫。
  
當我們看慣了日昇月落,春秋代序;習慣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冷暖世像。世間萬物的改變,卻很難看淡人間的悲歡離合,更難將一個人、一些人帶給的傷心難過看得風清雲淡。用心量化生活,化展瑣淡的每一天,感謝傷害我們的人,因為是他們磨煉了我們的心志!感謝絆倒我們的人,因為他們強化了我們的雙腿!感謝欺騙我們的人,因為們增進了你們的智慧!感謝藐視我們的人,因為他們覺醒了我們的自尊!感謝遺棄我們的人,因為他們教會了我們該獨立!
  
在人生的征程上,我們或多或少都會遇到悲涼的讓我們失望的千種情萬種事,用心真正的去明晰生活,用心真正的去體察生活,不讓心累著承受生活給予我們的勞苦與期望,微笑是現在最稀缺、最珍貴的姿態!奮力爭取屬於我們每一天的笑臉……
  
看不盡的塵煙,遊不盡的河,掬一捧清水,品味生命漫溯;拾一粒卵石,撫觸時間的脈絡。感悟生活,隱於細微,顯於博鰲。輕吟一首:
  
春樹爛漫微風盡,
  
子葉枝頭一黛青!
  
香花緻雅夢來早,
  
離葉輕飛根難留!
  
告犒生活艱辛,撫慰逝去饋賜,期待圓夢於下一個站點!讓心隨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