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17日星期一

賣弄少年的詩

那些年少時的壯舉與異想天開,回首想想不禁莞爾。都是那本薄薄的《千家詩選》鬧的,要不少年的我,怎么做出那麼荒唐可笑的事來──在西瓜上寫詩呢。
那年我十二歲,上國小四年級,一放暑假,我就被父母打發到家中承包的那二畝西瓜地裡去看瓜。也許,我自小就喜讀書,看瓜時也沒忘了揣上本書。一方面是為了消磨時光,另一方面也為了向路過瓜園的鄉鄰和同學顯示我的與眾不同,我順手從書箱拿了一本《千家詩選》。
家鄉的小村是省城有名的“西瓜之鄉”,小村幾乎家家種西瓜,加上小村的民風淳朴,所以,也就很有偷瓜的,所謂看瓜,不過是擺擺樣子,我也不必四處巡視,只消呆在瓜棚裡讀我的書罷。當然,有時,也捧本書到瓜壟間走上一走,不過,那不是為了看瓜,而是看哪個瓜被太陽晒的“笑”咧了嘴,我好捧回去吃掉假髮
十幾歲的少年是模仿力強、表現欲強、野心也膨脹得讓人日後一想起便臉紅的年齡,而我則因為比村中同齡人多讀了幾本課外書,“野心”也就格外地膨脹,自認為聰明的不得了。看完《千家詩選》上的詩,也就禁不住“詩性勃發”,也就順口溜出那麼一首半首的“詩”來──這是真正意義上的順口溜。但當時,我自己卻認為那是“少年天才詩人”的“傳世之作”,應當搜集一下出本可供後人傳誦的“詩選”。少年作詩的感覺確實挺好,也挺讓人滿足,但多少有些遺憾,咋呢?沒帶紙筆,說過就忘。
咋能把這詩寫下來呢?忽然,我想起了古人曾往樹上刻字的故事,往四處一看︰有了,我一眼就相中了那滾圓的大西瓜,把詩寫在西瓜上,多有趣啊﹗於是,我找了一塊尖尖的玻璃碴兒,就不住手地在西瓜上寫起詩來。於是,諸如一些“碧綠黃瓜真可愛,生來就為盤中菜,要問此物何處得,農夫辛苦田裡栽”、“遠看柳條顫如線,近間稻谷把腰彎,滿眼都是金黃色,今秋又是豐收年”等之類的順口溜,“發表”在一個個的大西瓜上椎間盤突出
當時,我每寫完一首詩就感到是完成了一項偉大的工程──我在寫詩呢。聽說普希金的許多名詩都是寫在餐巾約上的,我這寫在西瓜上的詩,趕明兒謄抄到本子上,說不定也能流傳後世呢。
少年的野心使我“詩興大發”,接下來的半個月,我竟寫了二三十首小詩,當然也就在二三十多個大西瓜上“發表”了我的“詩作”。每首詩寫完,我也不忘下款,我記得在日曆上看到那年大概叫什麼“乙丑年”,於是我就在詩的後面寫上“乙丑盛夏村童文長寫於瓜園”的字樣。並且每寫完一個西瓜,就用田田的瓜葉蓋上,免得被人發現,第二天把詩抄到本子上。
開始時,只是因為“詩”沒地方寫,才往西瓜上寫的,後來就純粹是為了好玩,並且把西瓜當做了發表“詩作”的陣地了。這個瓜田的小祕密讓我在那個暑假過得非常快樂。
但祕密還是被人發現了。
到了秋天,馬上就要開學了,西瓜也上市了。如果把西瓜直接拉到省城去賣也許我的家人也就不會發現了,可偏巧有一伙省城來的人要到瓜園直接挑LED招牌
留有我詩作的十幾個西瓜自然也在被挑選之列,因為我當初往上寫詩時都挑個頭大的。
那伙人中有一個戴眼鏡的人,挑著挑著忽然說︰“這西瓜上長著字了呢。”接著他竟讀了起來,回頭又問我父親︰“這是刻上去的,噢,這文長是誰?”,“我家二小子,他竟干些稀奇古怪的事,蔫淘﹗”
“他讀幾年級了?”戴眼鏡的又問。
“開學國小五年級了。”
“嗯,不錯,還有點意思,但太直白了。”
“哼,太直白了﹗”我在瓜棚一聽多少有些不服氣︰“你們連西瓜都不會挑,還懂詩嗎?”心裡雖這么想,可臉上不知不覺地熱了起來,同時也怕父母責備我,趁人沒注意,就溜之大吉了。
後來聽人說,那買西瓜的人正是省城郊區電台的,那“眼鏡”恰巧是文學編輯;哎喲,人家可是行家呢,我這不是撞“槍口”上了嗎?
從此,我再也不敢輕易賣弄了,之後的幾年也寫詩,也看瓜,可再也沒敢往西瓜上賣弄少年的詩。又過幾年,我上了高中,開始向報刊、電台投稿,其實也包括郊區電台,並且在老師的推薦下,郊區電台還專門為我搞了一個長達一小時的詩歌專輯,專輯中有20首小詩裡,有兩首就是從當初寫在西瓜上的小詩基礎上修改而成的。和郊區電台的編輯老師們也混熟了,他們時不時把我當初在西瓜上寫詩的“典故”搬出來開我的玩笑,戲謔地稱我為“西瓜小詩人”。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