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

一杯無名的水

生命就像一杯清水,這一杯水是那麼的清澈透明,在陽光的照耀下,可以看出這杯水的一塵不染,晶瑩透徹,宛如水晶一般,但這也只是生命的開始。生命的經歷便是調至這杯水的過程。

我們只是端著這杯清水,雖是看起來很簡單,我們便端著這杯清水肆無忌憚的大開腳步。卻全然不顧水的多少,果然從杯中濺出了少許的水,但我們發現時已後悔莫及,我們對這杯水有了新的認識,我們稍小心的端著這杯水,向前繼續行進著,一切都不會是那麼平靜的,一陣風攜著莎飄來,我們用手遮住雙眼,遮住臉,想著保護的是自己,可我們又錯了,封殺早已趁著我們不注意,大搖大擺的混入了清水之中,我們慌亂的想把沙子倒出去,可再也不行了,反而倒出去的是水,一切都是徒勞的,這沙子便像我們身上的污跡,永遠也洗不淨了。我們更加小心了,將這杯水捧在懷中,不過那稍有粗心,這一次我們走到了一個調味商店,我們隨著自己的意願在這被水中調製著自己喜歡的口味。放一點鹽,水就會變得苦澀起來;放一點醋,水就會變得很辛酸;放一點糖,水就會變得太甜膩了。凝望著這杯已經不知道什麼味道的水,邁著沉重的腳步繼續前行。下一站——終點。到了終點才知道最後的任務便是喝下這杯水。我們可能會想,已經這麼渾濁的一杯水了,倒掉再來一次好了。可不要忘記這水只有一杯,倉促了,藐視了,盲目了,便失去了,遺忘了。

直到最後,我們只能閉上雙眼,品嚐著一杯無名的水,辛酸之中夾雜著點苦澀,苦澀之中又夾雜著甜膩,這就是生活的歷程啊!我們多麼希望納稅可以清淡一點,單純一點。在最後一滴水滑落的一剎那,我們離開了。

環保袋|Try my best|Wonderful little girl|Apple cake|weapons|異鄉里

2011年3月6日星期日

感悟著現在,期待著未來

三十年前,我們隨著爸爸一起從農村來油田,背井離鄉對於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更多的是興奮,也有留戀。一起玩耍的伙伴叫著我們的名字追著拖拉機奔跑的情景,讓我第一次嚐到了離別的傷感。弟弟含淚把他滿報紙黑壓壓的蠶寶寶交給他的表哥時,我看見六歲的他難捨的表情。

在那個年代,能回一次老家對於我們來說都是莫大的幸福。誰能想到,三十年後,弟弟能開著車,載著全家回來?誰能想到,當年那個留在農村的表哥、表妹、堂兄們,也能開上車,住上三層的小樓?

小時候,難得回一次老家,總是清出大包小包的不怎麼穿的衣服拿回去,表妹們爭先恐後的紮堆來挑。所幸,這次姐姐提醒了我,說老家早就不是那種稀罕我們舊衣服的農村形象了。果不其然,表弟家的小三層樓裡,家用電器一應俱全。客廳裡懸掛著的超薄液晶大彩電及後面的背景牆讓我暗羨了好久,裝飾格調絲毫不俗,檔次也不低,推開窗,有寬敞的陽台,大過我的客廳,前面是山後面是湖。不再是從前的灰頭垢臉的水泥房。身上的衣服就更不用說了,一看都是當下流行的款式。

擺在桌上的酒菜也讓我感嘆,雞尾蝦,甲魚,桂花魚,滷鴨,醬雞,還沒上市的西瓜拚盤等等早已替代了當年幾大碗的農村菜譜。

更讓我羨慕的是他們的自由,想打工了出去做工,不想打工了回到家裡種種菜,串串門打打牌。我們卻只能局限於一個單位,好壞就是它了,壓力還有一些人的眼色等等都要沉住氣扛著,低調而壓抑的喘息著。隨時的裁員,半年一考的淘汰制讓很多人無法享受工作本來的樂趣。心態好些的,還能樂觀的堅持,心態差點的,天天如揣小兔,惶惶不安。而我總能拿爸媽當後盾,再不濟,他們是我的避風港,依靠的帆。

一家人真的好久沒這樣一起聚了。回老家的兩天,讓我們更加親密,爸爸還是那個脾氣暴躁的爸爸,媽媽仍然是那個溫和知性的媽媽。我仍是那個在姐姐弟弟眼中不屑正事的文藝女青年。或許是因為太長時間沒在一起了,每每節日總是聚餐後便匆匆散了。像這次,除了睡覺,其餘時間都在一起應該是非常難得的一次。我們有更多的時間母女談心,也有更多時間讓爸媽感覺天倫之樂。

下午空下來,爸爸提議說出去轉轉,到他當年挖藕的黃陵看看。弟弟孝子當前,馬上去拿車,媽媽自然是阻攔著,說,兒子開了這麼久的車,就不要再累著他了。弟弟把車開來還說,爸,還想去什麼地方,一起去轉轉吧,回來一趟就不要留著遺憾回去。

流連於過去,沉緬於以往。當我們回憶的時侯,往事會站在你的前面。給你帶來歡愉,帶來不捨。懷舊是熟悉的,卻不再新鮮。到底還有多少人仍舊站在原點?這個世界改變了容顏,內心是否還能純如少年?

親人們揮著手,年長的年少的,長輩晚輩,目送著我們的車駛出,小雨細濛濛的下起來,這一路,親情更濃,感慨更深,唯願,家鄉的親人們幸福健康,而我們還能常常回到這裡,懷念著過去,感悟著現在,期待著未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