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

我還是我

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我不再認識自己了。那個留著長發經常淺笑的我不知去了哪裡,每天都冷淡的表情,不苟言笑的眼睛。連自己都覺的不喜歡了,我本可以開心如童年時光,可是為什麼越是長大越是沒有了快樂。
  
早起晚睡,亂了的鐘錶,嘀嗒不出以往的平靜。是生活的無奈還是自己的附加,我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的不會笑了。上課一個人安靜,下課亦是一個人的腳步,背著沉重的書包,我丟棄了我美好的歲月裡最美的時刻。
  
看著書上講有關國外的教育,我從不覺的自己的上學有什麼不對或者自己國家的教育有什麼欠缺,學習應該就是優勝劣汰,達爾文的自然法則是早已被承認的,所以我也不會去抱怨教育體制的殘忍,那隻能說明自己沒有適應自然的能力。
  
但是為什麼我還是會不開心,不因為成績,不因為感情,只是純粹的無所措的不開心呢?
  
朋友見了以後,總是說我變得異常沉默,不再像以前一樣喜歡捉弄他們,不再會叨叨不休的說著周圍看不慣的事情和人們。只是坐在某個角落,數著手掌的條紋,安靜的彷彿要馬上消失一般。其實,我只是覺得那很沒有意思,說那麼多又能怎樣,我不一樣要像現在一樣生活。
  
翻開以前的畫冊,裡面都是自己隨意塗鴉的東西,可是還是可以看出以往的心境。有著憧憬和幻想,有綠色草紅色花,可是現在的手下出現的卻是一片黯淡,沒有色彩鮮烈,沒有美好線條。只是我變得不像了我,還是我的心早已變了主意。
  
不久前自己還覺得生活美好,要積極向上,可是轉眼卻是如此,是我的善變還是生活有了改變?
  
學校開始憑獎學金了,我沒有什麼想法,只是希望可以不要黑暗,不要把幾千塊錢弄得沒有了原本的意義。舍友有機會拿到,我自然祝賀,只是她們眼裡流露的我知道是什麼。因為我才是最有機會得到的,那是敵視還有防備,我不懂,做真實的自己,表達自己最真的心情,卻是如此困難。
  
其實,我不害怕別人怎樣看待自己,只要我自己可以心安理得,就不覺的有什麼不妥,只是有時候,空氣裡流動的不善良卻是對我最敏感的氣味。然後就更冷淡,誰也不理誰也不說,把自己縮進殼裡,張望周圍的不真實。
  
所以,習慣就是這樣形成。不笑不怒不妒,像個死人一樣,死寂。
  
我不想著去找回那個我,只是隨意,任生活來往。
  
我和我,如此隔閡,卻是最親密的相處。
  
一大早起床,不想去看窗子外濃濃的灰霧,只是抱著被子,看著很久不動的電腦裡堆積的東西,一頁一頁,全部刪除。賀卡總是沒由來的的出現,不想去猜信的主人真實姓名,只要我看到,那個人的目的就達到,所以結果這樣最好。
  
支付寶裡有一大堆的賬單,原來我是懶惰到如此地步的人,連買東西都不想著奔波。看來我真的不是我了,連最樂意獨自買東西刷卡的樂趣都消失了。
  
清理完網頁中的垃圾,我起身把這幾天購置的衣服全部收拾好安置,沖一杯豆漿,暖暖的,驅散周身的寒氣。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看的電影《我腦海裡的橡皮擦》,羨慕還是委婉,不清楚的心境。但是可以確定的是,那種美美的幸福,我應該不是觸手可得的。只是因為那種單純可愛,不是現在的我了。
  
我和我,過著不一樣的生活,顛沛流離。
  
從前,最害怕的字眼。
  
回不到,回不去,吉哥哥說,那就不回去。

不是不回去,是回不去了。

依然冷淡,依然不苟言笑,我不是那個我,但還好,我還是我。

腰背痛

没有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