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2日星期二

陽光下的陽台

那陣風是從對面那棵樟樹上偷偷溜下來的。我用偷這個字,一點也不冤枉它。起初,我坐在陽台上曬太陽。冬日的陽光溫暖,我就扯大片的陽光做被子,被子蓋在身上,讓身體倦怠和慵懶,像隔壁陽台上那一隻慵懶的貓。它在陽光裡伸著四肢,睡它的覺。

多 好的陽光,這冬日的溫暖,誰不喜歡!我喜歡,那隻貓也喜歡。貓比我自由和愜意得多,隨時隨地都可以睡覺,它願意睡這就睡這,願意睡那就睡那。陽台是貓的 床,不是我的床,我的床在臥室。陽台上有充裕的陽光,臥室有嗎?即使有,也是隔著玻璃透進來的,有點鬼鬼祟祟的嫌疑。而陽台,因為沒有窗戶,它就可以光明 正大的與陽光親熱,冬天,它是一個光明的地方。現在,貓睡在光明的地方,我卻不能睡下。同樣是陽台,同樣有光明,我只能坐在椅子上,瞇一會或者盹一會,這 就是人與貓的不同。

 貓一旦睡覺,就不去問事。它在做夢,是在做風花雪月的夢。我這樣說,是有依據的。陽台上的貓是公貓,昨晚就在樓下叫號了一晚,可能是戀愛上了一隻如意的母貓。或許,它在陽光下的夢想裡,還在回味昨夜愛情的甜蜜。

有 一隻小麻雀落到貓的對面,歪著腦袋,對著貓兒和我啁啾。我睜開眼望望麻雀,但貓,竟然連眼皮都不抬。要在平時,貓可能會與麻雀上演一場好戲了。這都是陽光 嬌慣了它,或許是主人寵愛了它。也是的,時下的貓,隨著主人嬌貴,它也跟著嬌貴起來,一榮俱榮嘛。這貓養尊處優,保養得體面,又墜在溫柔鄉里,它何以值得 費精神、費氣力地去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?那陽光也不應該,為何這樣溫溫暖暖地讓貓愜意呢?

我曾經在鄉下,看過這樣的一個場面,一隻老鼠在糧 倉裡偷糧食,貓被主人放進去,不料卻嚇得逃了出來。傳統的貓捉老鼠,變成了老鼠戲貓,真是悲哀啊。是人類的不對,還是貓的不對?恐怕兩者都有錯,人錯在天 天給牠吃的喝的而不給它鍛煉生存的本領,貓錯在懶惰,既然有現成的食物,貓何必再花精神和氣力去捕捉呢?長此以往,人和貓兩敗俱傷,得利的確是老鼠。像現 在這只麻雀,分明是在對貓挑釁,然而可憐可悲的貓,竟然被麻雀戲耍了。

也是這只麻雀的到來,讓我的注意不太集中。我望著嬌小的麻雀,想著“麻雀雖 小、五臟俱全”的成語,想著它何以在過去的那個年代與老鼠一樣被列為四害,成為人人喊打的原因。那個年代,我還沒出生。等我出生的時候,除四害已經是尾聲 了。我在尾聲裡成長,也經歷過一些事情,隱隱約約的還有些印象。

那時小,不懂事,屁顛屁顛的跟在一班大孩子後面打麻雀。打麻雀的彈弓是自製的。找 一截丫性的樹枝,裁剪好,再按上橡皮筋和托皮,托皮用的是牛皮。做彈弓是大孩子的專利,我不會。彈弓做好了,就可以去打麻雀。但大孩子一般不讓我打,說我 打不准,往往我都是拎麻雀的角色。麻雀被打下來,照例被我們批鬥一次,大約是說些誰叫你吃我們的莊稼這類話。批鬥完,麻雀就被我們殺死,撥毛油炸吃了。按 我們當時的話說,也叫除四害。

還有上小學的時候,貓很少有人家養得起,以至老鼠四下橫行,引起政府和人民的共憤。政府層層下達滅鼠的任務,單位 有,人人有,學校也不例外。記得老師每星期叫我們每人交5根老鼠尾子。這可不是小數目,不捉還不行,是上面安排下來的政治任務,捉不到就交錢。錢是五毛 錢,五根兩元五角。可能2.5元在今天算不了什麼,可在那時是個不小的數目,那時拿30元工資可以養活一個四口之家。極左的年代,什麼事都有些荒唐。老鼠 不可能被我們天天捉到,無數人無數次的捕捉,老鼠也學精了,它就是不出來,甚至連尾巴都不露。這可苦了我們這些孩子,那時家貧,我們交不出尾巴,也沒錢 交,就只好每星期被老師罰站著上一堂課。
現在這只麻雀出現在我的面前,我甚至懷疑它是不是以前那些麻雀的後代。如果是,我倒要向它道歉了。幸好麻 雀不會說話,它只能歪著腦袋,側面視我。我看不出它有沒有壞意,多的只是自然流露的眼光。貓依舊在睡它的覺,很多事都與它無關,它不需要醒來。我還是坐 著,不能動,一動麻雀就會飛走。我只能用眼睛望麻雀,望麻雀那個方向。

這一望,我就望到了那棵樟樹,望到了從樟樹上偷襲下來的風。冬日里的風,陽 光也奈何不了它。它是冷的,我不喜歡。我喜歡春日里的柔風,柔風拂過水面,爬上楊柳,讓柳葉兒跳起了舞,喜得牧童吹起了牧笛。牧笛聲裡,梨花,桃花、杏 花、各種花兒都開了,草兒綠了,樹也長上了新葉,好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。這冬日的風哪有春日風的柔情,春日風的嫵媚。它猶如一個冷酷無情的人,你給它笑 臉,它反而自以為是,氣焰囂張。這不,我在陽光下揚起臉,它卻不分好歹地從樟樹上偷襲過來,明目張膽地在陽光下舉起無數冰冷的手,狠狠地扇我。我感覺到有 些疼痛,卻不知痛在那裡。摸一摸陽光下發燙的臉,覺得少了一些陽光的溫暖。

那隻貓也醒了,可能也是被冷風吹醒的。它一骨碌地爬起來,伸了伸懶腰, 咪咪著躲到背風的地方。貓咪聲引起了麻雀的注意,它以為貓要來侵犯,就嗖的一聲,張開翅膀,劃一道弧線,飛到了對面的樟樹。樟樹因麻雀的到來有了一些騷 動。先是細細的枝子微微動了動,接著還沒泛黃的葉子就起舞了。我怎麼看怎麼像是麻雀和樹枝樹葉製造了這樣的局面,麻雀的飛起、落下,樹枝、樹葉的擺動,不 都能製造風嗎?由此推及,塵世裡所謂的風言風語,大抵與此同吧。

貓到一邊去了,麻雀也飛走了,我的陽台上,只剩下我和滿陽台的陽光,那隻貓在它的 陽台。那陣風把我扇過後就溜走,再也沒有出現。對面的樟樹又恢復了平靜,被陽光靜靜地撫摸,滿樹都是幸福的模樣。我在陽光下的陽台,陽光溫暖著我,我也是 幸福的,就是再來一陣冷風,豈能奈我何?

陽光下的陽台,注定是溫暖的。

2009年12月10日星期四

手心,暖了手背

有故事的人生,是最圓滿的,我不經意的說。有故事的愛情,是最深刻的,你很自然的接了我的話茬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有了這樣的默契,無關年齡,無 關閱歷。我笑笑,一切都是荒誕。你若有所感,一切都是虛幻。我托著腮幫,閉著眼睛,任性地說了一句,就是喜歡這樣複雜。你前仰後合的大笑,我定義,那是你 永不改變的招牌動作。猛的覺醒,原來也可以這樣簡單。是的,我可以不喜歡你的思想,但是我一樣喜歡你的人;我可以駁斥你的觀點,但我無法抗拒你的契合。於 是,複雜著,也簡單著。你說,這就是生活的本質。
  
 生活應該是什麼樣子的?我不盡知。你拿起兩片奶油吐司,不加黃油,不加沙拉醬,卻 打開了金槍魚罐頭。甜的夾著鹹的,那又是怎樣的一種怪味?你說,不甜不咸正合適。就如同生活裡悲喜交加,誰也蓋不住誰。其實所有的感覺本來就是相互映襯 的,一種節奏,可以讓你淚流滿面,也可以讓你翩翩起舞,所以,若無所謂悲,亦無所謂喜。
  
你問我,為什麼人都會恐懼死亡?你說,你期待 死神,你喜歡天堂,天堂裡沒有人情世故,沒有時間和空間的阻隔。你總是那麼愛說天堂,我知道,你不是嚮往死亡,而是渴望遠離。生與死的輪迴,穿越往事,穿 越流年,微微碎裂的痛覺,尖銳地紮在內心最柔軟的地方,不願記起,不甘遺落。可是,快樂的或者是悲傷的回憶,終究成了一場華麗的幻夢。我為自己沏了一壺清 茶,靜靜地趴在桌上,看茶葉的沉浮,我看到了它舒展的淡然,也看到了孤寂的沉澱。眼神笑了,茶葉,茶淚,茶氣凝合成的清香,彷彿是落日在沉淪之前最後的一 瞬絕美。於是,對著你,我吟起了那句“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”,事實本如此,人心不可猜。
  
 事實本如此,人心不可猜。你默默地念 叨,卻執意地要說我的世界,你懂。就像我想起巴西烤肉的時候,你的肚子會莫名其妙的拉警報。你喜歡用你的思維來想像我的生活,就像我願意把我的觀點強加給 你一樣。不知道我們是真的懂了,還是靠著自己的主觀臆測,懸浮在彼此的心軌上。但是我可以肯定,你寂寞孤零的氣息同樣瀰漫在我淡淡的傷感裡。你說,在我面 前,你可以釋放自己。我們對視著,訴說著故事裡的一草一木,愛情裡的一人一物,原來懂與不懂,沒什麼所謂,倒是增了幾分愜意。
  
 某些 顫動在心頭,細膩了柔情。看著天空微露淡藍的晴,我問你,雨天和晴天,你喜歡什麼?可惡的你,不選雨天,不選晴天,你說,飄雪的天氣,最美。我竊竊地認 為,你愛上了浪漫的唯美。我說,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,我冷。生如夏花之絢爛,死若秋葉之靜美,我想,你一直喜歡的,就是這種意境吧。只是我不願意去理解, 雪化為水的哀怨。站在雨天和晴天的交界處,不知道是該難過還是該高興。你不語,我知道,但願你我的眼眸裡不再有漣漪。
  ……
  
大拇哥,二拇弟,中三娘,四小弟,五妞妞,來看戲,手心手背,心肝寶貝。我笑著念起兒歌,你推了推眼鏡,捂著嘴又前仰後合起來。我說,手心,暖了手背…… 算命 搬屋

2009年11月26日星期四

我心中的醫師形象

穿梭在時間與空間的歷史名醫園林中,我透過記載的人物事蹟,演繹的真實故事,結合當今我所接觸的醫師們,我內心對醫師的形像有了自己的見解和認識。我們是 醫務工作者,醫生不僅是一個神聖的職業,它集專業研究服務於一體,更是一種精神事業。醫生是以生命為對象,與生命的關係是最密切的,生命是珍貴而神聖的, 對生命應該有一種敬畏感,同情生命,愛護生命,才是有道德的。

清朝袁枚說過:“德成而先,藝成而後。似乎德重而藝輕。不各藝也者,德之精華也。德 之不存也,藝於何有?”這說明醫德的重要性。德高醫精的“憨”醫郭維維用自己的行動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。他是中國中醫藥界第一位白求恩獎章的獲得者,著名 骨傷科專家,河南洛陽正骨醫院名譽院長教授。多年來,他為自己立下了一個規矩:送禮不要,請吃不到,患者送的“紅包”自己不收,家人也不准收。他是這樣說 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他的徒弟和家屬經常性的工作就是追出診室、追出家門、甚至追到大街上,退回病人送給他的禮物。他對某些醫務人員醫德低下,以權謀私,向 病人索要錢物看不慣,他說,這樣做不僅降低了自己的人格,也有損醫生的形象。在他的教育帶動下,他的孩子們和他一樣淡泊名利,認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職的工 作。他用自己良好的醫德,是贏得病人信任、取得人民認可。當今,市場經濟的發展,身為一名醫生,要經得起金錢名利權勢的誘惑,不能把患者做為一個賺錢的載 體,把患者用做是醫療技術及先進設備施與的對象。我想:一個醫生真正的幸福是用自己的才智辛勞換來病人的康復,而不是踏進腐敗的禁區,闖“紅燈”,踩“黃 線”而獲取的利益。

古人云:“醫貴乎精,學貴乎博,識貴乎卓,心貴乎虛,業貴乎專,言貴於顯,法貴乎活,治貴乎巧,效貴乎捷。”醫學一個精益求精 的職業,需要不斷的更新知識,提高醫療技術水平,才能肩負起救死扶傷,解除人類病痛的職責,普及健康知識、引領健康生活的職責。 “中國外科之父”裘法祖同志就是一個精益求精、不斷創新典型代表。他學識淵博,醫術精湛,尤其擅長腹部及基本外科。上世紀50年代在我國開展分流術和斷流 術,並創建了“餓賁門周圍血管離斷術”;60年代,在手術中確診全世界第一例腦血吸蟲病;80年代他主持創建了我國最早的器官移植機構——同濟醫科大學器 官移植研究所。他主張:大膽放手、具體指導、嚴格要求。並強調外科醫生要“會做、會寫、會講”的三會學風。現在的醫學不僅是科學,還是人學。醫生面對不僅 是病,而是作為整體的一個完整的人。對醫療技術有了更高的要求,固要不斷的充實自己,學習新的知識和技術,滿足人民日益需求的醫療水平。

醫生的工 作態度和工作作風對患者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。病人的生命就像那枚高懸著的瓦片,隨時有可能跌落下來。若您對他淡漠、不關心,不負責任的態度,他的生命也許 就此打上句號。記得,有一次午飯的時間,一個癱瘓的病人躺在床上,保姆幫忙餵飯,突然病人臉色發青。我們的陳醫生正好路過那裡,看到了這一瞬,急忙喊我們 拿來吸引器,並把病人背側一邊,輕輕的拍了幾下,使哽咽在咽喉部的飯糰鬆動了,及時把患者從死的邊緣挽救回來了。工作認真負責的醫生,到那裡都受人民的歡 迎,受人民的愛戴。有些時候就是因為你的不經意,一些寶貴的生命就從你的眼底下隨風而去了。

每個人都是有思想,有感情的,人與人之間需要相互溝通、理解、尊重。病人來醫院就醫,承受的疾病是很痛苦的,作為醫生,如果言語清切和藹,和顏悅色,熱情相待,那就讓病人感覺賓至如歸。

我心中的醫師就是這樣的:心地要像菩薩一樣善良,對待病人應該溫暖如春,醫術要像神仙一樣高超,對待病人應該妙手回春。所做的工作都是適應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,朝著先進文化的方向前進,滿足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。 

減肥相關博客:減肥瘦身主義. 減肥瘦身者. 減肥瘦身站.

2009年5月27日星期三

面對愛情

愛情是一個美麗而古老的傳說,美好中夾雜著苦痛。擁有時是甜蜜的溫馨,失去時是苦楚的淒涼。為了體嘗那份甜蜜的溫馨,即便被苦楚的淒涼折磨的傷痕累累,也無怨無悔。因為愛情能撫平一切傷口。它就在不遠的前方等著你。
  
愛情是茫茫人海中第一眼看到她或他,就會有一種春風撲面的感覺。心在輕輕的顫動。渴望走近彼此,聆聽她或他的心聲,知曉他或她的一切。同時更渴望向他或她傾述自己的全部。
  
愛情是很多人聚在一起談天說地,唯有他或她的聲音鑽進你的心裡來。輕輕撥動了你心裡那根愛的弦。讓你忍不住偷偷的注意他或她的一言一行。一次,兩次……慢慢的你發現他或她的容顏盛開成你心裡一朵美麗而溫馨的花。讓你在有意無意間投去欣賞與愛慕的眼光。
  
愛情是兩個人經常在一起說笑打鬧,也經常會為一些莫名的小事爭的面紅耳赤,發誓以後老死不相往來。心裡卻忍不住會想到底誰該向誰承認錯誤呢?你忽 然發現他或她把你的心裝的滿滿的,讓你做什麼事都覺得沒興趣。不理他或她竟然是對自己的一種折磨。你心裡隱約有些衝動,乾脆自己承認錯誤得了。
  
愛情也可能是他或她無意間撥動了你心裡那根愛的弦,讓你愛的昏天黑地,精神恍惚。他或她卻視你如無物。
  
愛情也可能是你認定他或她是你今生的最愛,一次次發起猛烈的攻擊,卻被他或她一次次婉言拒絕。待到忍無可忍時,就把已經心有所屬的哪一位推出來,給你當頭一棒,將你逼進黑暗的深淵。
  
愛情還可能是你被他或她吸引著一步步墜入了愛河。當你終於鼓起勇氣去向他或她表白時,他或她卻一臉歉意的說這是個誤會,一直拿你當朋友,從來沒有其它的想法。而此時你已愛的無法自拔,覆水難收了。
  
愛情是心與心碰撞產生的火花,是心與心交融匯成的暖流。是雙方的。面對愛情需要用真心真情真愛去呵護。需要雙方以充滿柔情的博大胸懷去精心培育。以真誠做沃土,以理解做雨露,以包容做陽光,聖潔的愛情才能盛開鮮豔而燦爛的花朵。
  
而單方面的愛情,缺少溫馨也很難長久。為了感受愛情的溫馨,體嘗愛情的甜蜜。每個人都固執的不肯輕易放手。面對愛情,有人選擇努力爭取,有人選擇苦苦哀求。
  
努力爭取的人滿懷信心的說:請你給我愛情。
  
她:我的心已經給了別人。
  
他:給我一次機會,我會用行動把你的心從他哪里奪回來。
  
她:你能為我做什麼呢?
  
他:在我做人的準則範圍內,我能為你做任何事。
  
她:如果我讓你放棄你做人的準則,一切聽從我的安排呢?
  
他:我願意為你放棄一切,只是請你給我一個合乎情理的解釋。
  
她:你願意為我去死嗎?
  
他:如果用我的生命能換回你的生命,換來你的幸福,我願意為你去死。我不懼怕死亡,卻懼怕毫無意義的死去。
  
她:如果我讓你去殺人。
  
他:我不能。我沒有權力決定他人的生死,你也沒有。
  
她:我不能給你愛情。
  
他:為什麼?
  
她:我的心已經給了別人,而我愛他如你愛我般深切。你應該擁有一份完整的沒有任何瑕疵的愛情。這也正是我要給我愛的人的。
  
苦苦哀求的人耷拉著腦袋走過來。神情憔悴,滿目憂傷的說:求求你,給我愛情吧。
  
她:我的心已經給了別人。
  
他: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吧,我會用行動證明給你看,我一點都不會介意。
  
她:你能為我做什麼呢?
  
他: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。只要你給我愛情。
  
她:如果我讓你放棄你做人的準則,一切聽從我的安排呢?
  
他:你做人的準則就是我的行為規範,只要是你的安排,我都會無條件服從。
  
她:你願意為我去死嗎?
  
他:只要你一句話,我馬上就去死。
  
她:如果我讓你去殺人呢?
  
他:我現在就去買刀。
  
她:我不能給你愛情。
  
他:為什麼?
  
她:因為我不能把我的愛情給一個沒有思想不講原則,奴性十足的人。一星半點都不能專業搬屋
  
面對愛情,每一個人都有自主選擇的權利。正如愛一個人是你的權利,然而一個人不愛你也是他或她的權利。面對愛情,我們應該去努力爭取,但不能強 求,更不能苦苦哀求。因為這不但是對愛情的侮辱,也是對自己人格的踐踏。愛情終歸是美好的,人人都在追尋。但願每個人都能擁有一份美好的愛情消防工程

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

繁華如煙

熱鬧的上海車展還是閉幕了,雖然我也很希望它能多停留幾天。但我也知道,那是不可能的,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。
  
這暮春上海的的早晨還有幾分涼意。淺淺的薄霧如淡淡的別離的憂愁,久久徘徊在大地的周圍。輕輕吹過的微風,像一支憂傷的小提琴,在低聲訴說著傷感的故事。
  
展館前變得冷清了,匆匆走過的人群,也許昨天還曾經光顧了這裡,為美麗的車模而心動,為漂亮的展車而吸引,為動感的樂曲而激情,但現在不知道是否 還會有人留戀的看它一眼,回味一下已消失的精彩,重溫一下過去的氣息。可離去的腳步還是將他帶走,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不見了踪影。只剩下幾個零星的清潔工 人,在那裡低頭打掃著樟樹的落葉,也在清理那份落寞的淒涼。
  
幾輛載重的大型卡車,裝著滿滿的貨物,緩緩的從裡面開出,慢慢的駛離,然後消失在遠方的晨霧之中。
  
婀娜多姿的美女不見了,豪華的展車沒有了,攢動的人群消失了。再也沒有耀眼的閃光燈,再也聽不到勁爆的舞曲……
  
一切的繁華都已銷聲匿跡了。
  
展覽館內,工作人員正忙碌地拆卸展台,一塊塊、一張張在昨日象徵著耀眼和繁華的展板被拆下,隨意地堆放在地上,七零八落的,任憑別人蹂躪和踐踏。鮮豔的圖畫也四分五裂,昨天的意義已經蕩然無存,留下的只是一堆廢物,隨後,他們也許會被像垃圾般的扔掉。
  
此時沒有人還會在意它的。如同這暮春的殘花,黯淡枯萎了,凋落一地,被無情的掃走,和污穢們一起,扔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。只留下那一縷微微的淡香,輕輕飄蕩在空中,向人們講述著一個曾經美麗的故事。但不知他們還記不記得那片昨日燦爛的花瓣,為它今日的離去而惋惜。
  
花開必有花落時,如同這繁華的展出,必有閉幕的一天。曾經有過的輝煌,曾經有過的美麗,都會隨那滔滔的黃浦江水,無情地流向遠方,消失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。
  
人生何嘗不是如此呢,也許你曾經擁有過繁華,也許你現在正在享受繁華,但歲月的腳步匆匆向前,一刻也不會停留,這一切必將要過去。當它過去的時候,我們應該以一個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它呢。
  
或許你會有幾分嘆息,或許你會有幾分欣喜,或許你會有幾分悲傷。
  
而這些過後你會有什麼感悟呢?
  
因此我說,繁華如煙!